基于肠道吸收模型与肠道转运蛋白的元胡白芷药对配伍规律研究

【摘要】:中药药对(herb-pair)是中药配伍的基本形式,在临床治疗中两味较为固定的药材合用,配伍后会显著增强药效,或导致有效物质溶出率的变化,或对药物的体内吸收、代谢过程产生影响。口服是中药最常用的服药方式,中药药对的有效成分能真正发挥疗效,肠道吸收是首要关键的步骤,肠道中转运蛋白组成药物肠道吸收的一道门墙。因此,本课题从肠道吸收的角度切入,以中国药典收载的经典止痛方元胡白芷药对为研究对象,研究元胡、白芷单味药材与配对后的肠道吸收特征,揭示配伍可能引起的相互作用,寻找元胡白芷药对化学成分中可能存在的转运蛋白的底物,探索肠道转运蛋白与元胡白芷药对有效成分吸收的相互作用,以期解释元胡白芷药对的配伍科学性。考虑到中药作用的整体性与有效成分的复杂性,本课题从单体、单味药材、药对配伍三个层面,采用大鼠在体单向肠灌流和体外Caco-2细胞转运两种模型,并结合转运蛋白,研究元胡白芷药对的肠道吸收转运机制及配伍影响。具体内容如下: 1.肠灌流样品中元胡白芷药对11个成分的LC-MS/MS分析方法的建立与验证 建立大鼠肠灌流样品中元胡白芷药对11个主要成分的LC-MS/MS定量分析方法,包括8个生物碱类与3个香豆素类成分;采用Agilent1260+6460Triple QualLC/MS仪分析,在Agilent Poroshell120EC-C18柱(3×100mm,2.7μm)上分离,流动相为含2mM甲酸铵和0.0015%甲酸的水溶液(pH4.5)/乙腈,梯度洗脱,流速0.3ml/min,正离子扫描模式下多反应监测(multiple reaction monitoring, MRM)进行定量。经方法学验证,肠灌流液中内源性物质均不干扰待测样品峰,各个待测物在相应的浓度范围内呈良好的线性关系(R20.99);低、中、高3个浓度的QC样品日内和日间精密度(RSD)均小于12.84%。基质效应范围为81.02%~113.65%,绝对回收率为79.12%~114.97%。综上实验结果,表明所建立的LC-MS/MS方法符合生物样品的分析要求,可以应用于元胡白芷药对大鼠肠灌流样品的测定。 2.基于大鼠单向肠灌流模型的元胡白芷药对吸收特性及配伍影响研究 采用大鼠单向肠灌流模型研究元胡白芷药对的肠道吸收特征,LC-MS/MS方法测定元胡白芷药对中各个化合物的含量,并用重量校正方法计算吸收速率常数(Ka)和表观渗透系数(Papp)。结果显示,11个主要成分的表观渗透系数(Papp)均大于0.2×l0-4cm/s,8种生物碱成分的Papp的大小顺序如下:THBCYDTHPGUCBBR,PTP,ACP,JAR,3个香豆素成分Papp的大小顺序如下:IPTIIPTBGP。单味药材中元胡8个生物碱在十二指肠均有较好的吸收,经ANVOA及Dunnett’s检验分析,PTP、THB、GUC、CYD在回肠的Papp最大,且有显著性差异,白芷香豆素成分在大鼠肠道的三个肠段的吸收无显著性差异。元胡、白芷配伍后,BBR、PTP、ACP、JAR在三个肠段的表观渗透系数Papp显著增加(P0.05),提高近一倍;十二指肠中THP、CYD、BGP、IIPT的Papp也显著提高(P0.05);空肠中GUC、THP、CYD、BGP、IIPT的Papp也增加(P0.05)。比较大鼠肠道经白芷处置前后的元胡各成分的吸收特征,发现元胡八个生物碱成分的Papp值均增加。由此表明,配伍促进元胡的生物碱、白芷的香豆素的肠道吸收,从吸收角度证明两药配伍的合理性。 3.肠道转运蛋白在元胡白芷有效成分吸收的作用 分别以肠道转运蛋白P-gp、MRP2的抑制剂维拉帕米与丙磺舒作为探针,考察了这两个转运蛋白对元胡白芷药对化学成分吸收的影响。结果经t-检验得出,加入维拉帕米后,急救常识,十二指肠中BBR、PTP、ACP、JAR、THB的Papp均提高(P0.05),其中BBR、PTP、JAR的Papp提高近一倍,BBR、BGP在空肠段中Papp增大,提高了近40%,回肠段BBR的Papp增大,表明BBR、PTP、JAR、BGP可能是P-gp的底物。加入抑制剂丙磺舒后,8个生物碱成分在十二指肠、空肠的Papp显著升高(P0.05),白芷3个成分在三个肠段并无显著性变化,表明生物碱的转运可能涉及MRP2的外排作用。 4.基于Caco-2单层细胞模型的元胡白芷药对转运特性及配伍影响研究 在大鼠肠灌流样品中元胡白芷药对成分的测定方法的基础上稍加改进,以4mM甲酸铵水溶液/乙腈为流动相,采用动态多反应监测模式进行定量。经方法学验证,Caco-2细胞中相关基质均不干扰待测样品峰,各个待测物在相应的浓度范围内线性关系良好(R20.99);日内精密度RSD为0.69%~12.15%,日间精密度RSD为2.70%~14.41%,准确度(RE)为-11.50%~14.98%,各个化合物的低、中、高浓度的QC样品的基质效应都大于80.97%;线性、准确度与精密度、基质效应均符合要求,可适用于Caco-2细胞双向转运实验中元胡白芷药对相关成分的含量测定。 采用Caco-2细胞单层双向转运模型,考察了元胡白芷主要成分在单体、单味药材、药对配伍三种状态下的转运吸收情况。单体中THP的外排率小于2,IPT、IIPT的外排率小于1。单味药材中元胡季胺生物碱BBR、JAR的表观渗透系数Papp为2.76×10-6cm/s、1.88×10-6cm/s,属于中等吸收,叔胺生物碱ACP、GUC、THP、PTP、CYD的Papp均大于10×10-6cm/s,属于吸收良好。单味药材中白芷香豆素成分BGP属于吸收良好,IPT、IIPT属于中等吸收。单味药材中元胡THB的外排率小于1.5,BBR、JAR吸收较弱,且外排率大分别为8.43和9.70,其它生物碱与香豆素成分的外排率(Efflux Ratio,ER)都在2-3之间,表明它们的跨膜过程可能涉及到主动转运。配伍后,BBR、JAR的外排明显下降,分别为4.55、3.86,表明配伍后,能显著改善BBR、JAR的外排,增加吸收。

本站所有文章来自互联网 如有异议 请与本站联系:生活常识网 » 基于肠道吸收模型与肠道转运蛋白的元胡白芷药对配伍规律研究

赞 (0) 打赏

觉得文章有用就打赏一下文章作者

支付宝扫一扫打赏

微信扫一扫打赏