得到IPO背后 知识付费是个伪命题?

原标题:得到IPO背后,知识付费是个伪命题?   要说罗振宇最风光的时候,莫过于2017年底的那场跨年演讲。  伴随着罗振宇的演讲,知识付费领域也迎来了最高光的时刻。IT桔子数据显示,仅2017年一级市场的投资人们就在知识付费细分的媒体及阅读领域,投了96.27亿元。  现在回过头来看,分答已退出历史舞台,得到跨年演讲收视率一年不如一年,喜马拉雅摆脱知识付费标签,知乎Live和豆瓣时间也一直不温不火……知识付费似乎进入了沉寂期。  人们不禁要问,知识付费生意到底怎么了?  这个问题,我们或许能在“得到”找到答案。9月25日晚间,深交所披露“得到”、“罗辑思维”母公司北京思维造物信息科技股份有限公司(下称“思维造物”)提交IPO招股书,拟于创业板上市。  从收入表现看,思维造物并没出现人们想象中那样的高增长。招股书显示,过去三年公司的收入分别为5.56亿、7.38亿和6.28亿。  比起营收增长停滞,思维造物的盈利能力也让人大跌眼镜。过去三年,公司扣非归母净利润分别为4990.31万、3280.95万和3067.57万。算下来,近两年公司净利率不到5%。  尽管业绩没这么涨,但也不影响思维造物的估值上涨。  2016年,真格天弘以1650万元的价格拿了思维造物1%的股权,算下来当时的估值在16.5亿。根据招股书,思维造物本次计划发行不超过1000万股股票,拟募资10.37亿元。算下来,公司整体估值大概在41.5亿元,估值翻了超过2倍。  从这个角度看,知识付费最后收割的“韭菜”,还是投资人。/ 01 /一锤子“买卖”的知识付费    思维造物的收入主要由三部分组成:线上知识服务业务、线下知识服务业务和电商业务。  线上知识服务业务就是“得到”上在线课程、听书、电子书产品等服务;线下知识服务是指“得到大学”的线下课程以及像“时间的朋友”这样的线下演讲;至于电商业务就更好理解了,就是在“得到”上卖卖实体书、“得到阅读器”和周边产品。得到IPO背后 知识付费是个伪命题?插图  都说知识付费是风口,但从思维造物收入看,并没出现人们想象中那样的高增长。2018年,思维造物的收入为7.38亿元,同比增长32.64%。到2019年,其收入下滑至6.28亿元,同比下降14.91%。  究其原因,线上知识服务业务的收入下降了18.75%。从收入结构看,线上知识服务一直是思维造物收入的大头。过去三年,线上服务的收入占比为58.91%、68.74%和66.26%。  线上服务的核心产品是卖课。从过去三年看,卖课的GMV并未有太明显的变化。2017-2019年,卖课的GMV分别为3.54亿、3.75亿和3.43亿。  尽管GMV增长停滞,但思维造物还是做了很多努力。  首先,课程和讲师越来越多。过去三年,公司每年的课程上新数量为62门、67门和143门;同期,签约的讲师数量也从44人增加到141人。  其次,“得到”也对课程产品进行了调整。简单来说就是,推出更多节数较少、轻量级的课程。  体现在业务数据上,2017-2019年公司课程销售数量从353.98万门,增长到602.58万门,但课程平均单价却从99.96元下降到56.92元。同期,公司销售的总讲课数从6.5亿讲下降到3.17亿讲,平均每讲单价从0.54元增加到1.08元。  但即使如此,也很难改变业务增长停滞的尴尬。究其原因,复购率低是其业务拓展中的一大问题。  在GMV和收入增长停滞的情况下,“得到”APP的累计付费用户和付费用户ARPPU值仍然在稳步增长。  2017-2019年,“得到”APP的累计付费用户数从279.47万增长到535.48万,翻了接近一倍。同期付费用户ARPPU值也从203.81元增长到231.93元。  假设思维造物全部收入均来自“得到”APP,用付费用户ARPPU值除以思维造物的收入,即可以得出当年付费人数,算下来,2017年和2019年付费人数分别为272.95万人和268.19万人。

本站所有文章来自互联网 如有异议 请与本站联系:生活常识网 » 得到IPO背后 知识付费是个伪命题?

赞 (0) 打赏

觉得文章有用就打赏一下文章作者

支付宝扫一扫打赏

微信扫一扫打赏