徐则臣:迷局中学道家文化 又偷半日闲静享冷泉鱼疗

徐则臣:迷局中学道家文化 又偷半日闲静享冷泉鱼疗插图>>>点击进入专题<<<  2021年5月6日 星期四 定安  当局者迷。  昨天下午入住文笔峰景区的居善观民宿,进了房间就忙着看资料写文章,出门已经黄昏。直奔晚饭,回来时天彻底黑了。这个黑不是城市辉煌灯火之外的黑,而是山间的、林间的、乡间的黑,穿过景区回民宿,通往房间的路都是黑的。偶尔一两盏路灯,发出巴掌大虚弱的光,路边的山坡是黑的,行道树是黑的,池塘和湖水也是黑的。竟然有几只萤火虫在前头招引,要不一个人走路还真有点怕。除了回老家,晚上到野地里散步,有几年没经历这浓酽又笃定的黑了。难得住一次景区,文章写完又想出门逛逛,打开门,日常急救小常识,黑加上半夜的静寂,整个人仿佛飘浮在茫茫的大水上,恐惧油然而生,赶紧把脑袋缩回了房间。黑暗导致我对这个著名的景区一无所知。  这种身处其中的茫然,似乎也影响了今天上午我对玉蟾宫的理解,整个人处于一种蒙的状态。固然讲解也不甚敬业,但还是能做到有问必答,这个时候再糊涂,那只能是我自己的问题了。好吧,总算住一回景区,倒是离“景”更远了。  玉蟾宫在景区内。文笔峰玉蟾宫,网上一搜,铺天盖地。目前世界上规模最大、结构最完整的道教仿古建筑群,道教南宗五祖白玉蟾的最后归隐地,道教尊其为“南宗宗坛”。惭愧,我对白玉蟾知之甚少,只读过他的几首诗,到了海南,才知道真人出生在北宋时的琼山县五原都显屋上村,即今天海口市琼山区石山镇典读村,就在文笔峰近旁。白玉蟾7岁能诗,12岁应童子试落第,逐渐厌恶科举仕途;16岁始云游四海,师从道教南宗四世祖陈楠,创立了道教南宗宗派;平生博览群书,善诗文工书画,南宋嘉定年间曾诏入太乙宫中为皇帝讲道,受封紫清明道真人;96岁时,解化于盱江(江西临川江)。也有一说白玉蟾归隐文笔峰后,在此羽化登仙,山顶之下有个平台,就是他的登仙台。徐则臣:迷局中学道家文化 又偷半日闲静享冷泉鱼疗插图1定安文笔峰内建筑。  五祖的生平倒不让我蒙,蒙的是有关道教的知识,五行、八卦、相生相克,讲解员一手盘着牛角手串,一手掐掐算算,嘴里咕咕哝哝地冒出一连串玄虚的结论,搞得我越发迷茫。干脆脑子罢工,专心开个小差,我辟出了自己的一条参观路线。  当局但不能解局,迷就迷吧。观毕,带着挫败感去了仙沟一家馆子吃牛肉,直吃得要捧着肚子才出得了餐馆。总有擅长的事,比如吃牛肉,烤牛肉炖牛肉炒牛肉涮牛肉煎牛排,我都能吃出花样来。仙沟的牛肉又是出了名的好。吃饱了犯困,尤其在三十多度的高温下,本想回住处眯一会儿,朋友提议去久温塘火山冷泉做个鱼疗,立马又来了精神。  冷泉是个稀罕物,很多人可能闻所未闻。刚听名字我也不以为然,以为谁又拧巴,因为世上有了温泉就一定要搞出个冷泉来。赶紧百度,又涨了姿势,真有冷泉,且该冷泉已经很有些名声了。久温塘冷泉又叫石塘溪,在定安县龙门镇久温塘村,是中国继台湾岛苏澳冷泉、黑龙江五大连池冷泉之后的第三大冷泉,也是咱们国家唯一的热带冷泉。  喜欢这名字,久温塘的冷泉,有种过目不忘的错位与愕然。  驱车四十分钟,到了久温塘村。曲曲折折地穿过村庄,路边出现冷泉字样的指示标牌时,也看见了零零散散去泡冷泉的人,有当地住户,也有外来游客。不收费。对,没门票。跟“冷泉”一样,免费也让我意外。长这么大,我就没泡过不收费的温泉;别说温泉,热水澡都没有白给的。在村边简陋的停车场下车,穿过一条简朴的商业街,然后先是一大片树荫,再看到错落的火山石,继而男女声混杂的海南方言传过来,复前行,水声泠然而起。一群男女花花绿绿地坐在浅水中的火山石上。男的多穿沙滩裤,女的主要是裙子,跟我朋友一样穿长裤的,都高高卷起了裤腿,一双双白腿泡在幽亮清澈的泉水里。我教条地理解了“冷”字,脚下去之前先用手试探了一下,没想象的那么冰人。又犹疑地试探一下,还不“冷”,然后看见一个三四岁的男孩光着屁股在泉水里走,小鸡鸡雄赳赳地划开水面。水不深,也必定不冷,否则孩子的爹妈不会任他在冷泉里如大将军一般威武前行。徐则臣:迷局中学道家文化 又偷半日闲静享冷泉鱼疗插图2  图为著名作家徐则臣(右)和著名学者刘大先(左)在体验久温塘冷泉。

本站所有文章来自互联网 如有异议 请与本站联系:生活常识网 » 徐则臣:迷局中学道家文化 又偷半日闲静享冷泉鱼疗

赞 (0) 打赏

觉得文章有用就打赏一下文章作者

支付宝扫一扫打赏

微信扫一扫打赏