健康科普如何更靠谱

    文 |《瞭望》新闻周刊记者 李斌 林苗苗  健康科普如何更靠谱插图  ◇一些高危行业、服务行业应全员培训掌握基本急救技能  ◇包括猝死在内的急症70%发生在家庭,建议每个家庭至少有1到2人学会基本急救技能  ◇单靠医生个人做健康科普很难做大,要有学科团队做科普品牌、搞科普创作,也要联合医药企业共同耕耘,更要同媒体深度合作,不能只是医院医生“单兵种作战”  没有全民健康,就没有全面小康。仍在全球蔓延的新冠肺炎疫情,让人们再度意识到生命的可贵、健康的可贵、健康素养的可贵。  《瞭望》新闻周刊记者走近多位从事健康科普的临床大咖,倾听他们原汁原味、朴实无华的心声。  “如果不提高老百姓的医学健康素养,我们的病人会越来越多”  《瞭望》:是什么原因促使你走上健康知识普及的道路?  贾大成:1983年,我调入北京急救中心(原北京市急救站)工作,每天都会见到各种急症因等不及救护车迅速恶化,甚至危及生命,尤其是一些猝死患者和因意外伤害死亡的患者,总是使我心情沉重。大约1986年,北京化工二厂找到我们,说一旦出了事,往往等你们到了也晚了,想请我们给一线工人讲讲救护车到来之前能做些什么。这个想法和我不谋而合,从此开始坚持不懈的急救科普。  缪中荣:作为临床一线医生,每天都接触患者及家属,民间偏方,时时刻刻感受到大众对医学知识的无知或欠缺,很多患者因为来得太晚错过最佳治疗时机,很多疾病本来可以预防但由于无知酿成悲剧,所有这些问题每天都困扰着我们,如果不提高老百姓的医学健康素养,我们的病人会越来越多,也还会有太多太多的悲剧发生。  支修益:临床工作中经常看到许多患者和家属对肺癌防治知识,包括肺癌外科手术、抗肿瘤药物治疗和射频消融治疗的适应症、疗效评估、毒副反应等不是很了解,医生不得不花很长时间介绍,对不同患者和家属反复重复同样的问题和回答。我就想,为什么不能把百姓共同关心的健康话题、患者和家属就医中肯定要遇到的问题等,利用健康大课堂、报纸杂志的健康栏目和广播电视的健康节目等,用百姓听得懂的语言告诉大家?这促使我走上健康知识普及的道路,一路走来,已近30年。  张晓东:无意间发现网络充斥大量伪科学,实在看不下去,于是做起了健康科普。  高雅军:走上健康知识普及的道路主要原因有两个。  第一,我是一个做了20多年手术的乳腺外科医生。虽然常常被称作乳腺专家,但在16年前,我自己宝宝降生后却遇到很多喂养困难,母婴分离、乳头混淆、被质疑奶量、乳腺炎一样没躲过,三个月就“被没奶”,不得不靠配方奶喂养,现在儿子胃肠道功能特别敏感,和没有纯母乳喂养有一定关系。  第二,我所在的海淀区妇幼保健院分娩量非常大,每天都有哺乳期乳房出问题的妈妈就诊,我自己母乳喂养没成功,怎么指导络绎不绝来求诊的哺乳妈妈们呢?所以我每天挑灯夜战查阅国外母乳喂养资料,推开了一扇让我眼前一亮的大门——原来人类泌乳这门科学我欠缺太多,和母乳喂养率高的国家相比,我们还有很多要完善、要改变。而我这个医生妈妈母乳喂养都这么难,老百姓就更找不到途径了。我也由此走上科普医学知识之路,帮助了不计其数的哺乳妈妈,其中不乏慕名而来的三甲医院的医生护士,因为她们医院的乳腺科也是以治疗乳腺癌为主,母乳喂养也是短板。  《瞭望》:从事健康知识普及有哪些酸甜苦辣?  贾大成:尝尽了苦辣酸甜,但还是甜最多。  上世纪80年代末,我们主动上门找到一些单位进行急救培训,却往往被“我们没有时间,不能影响我们工作”为由拒之门外。那时条件极差,我们每次推着自行车,带着装有“模拟人”的大箱子、幻灯机、自己绘画的图表步行到各单位举办讲座、培训,很多时候都是白天讲6到8小时课后,晚上接着上12小时夜班,次日继续讲6到8小时课,曾多次连续38小时不睡觉。  1987年,我给北京市公安局领导写了封信,讲明警察学习急救的重要性。第二天就得到回应,从此开始对北京警方的急救培训。时间不长,当时的北京市公安局政治部教育训练处齐处长给我打电话:“贾大夫,给您道喜。我们有个刑警刚跟您学完急救两天,在执行任务时,救活了一个心跳骤停的老太太,《首都公安报》做了报道。”这是我教会急救的人第一次救活心脏骤停患者,真比我自己救活了患者还高兴。  这样的案例还有不少。这些事例鼓舞我始终坚持急救科普,也让那些在网上质疑我、说风凉话,甚至谩骂的声音随风去了。

本站所有文章来自互联网 如有异议 请与本站联系:生活常识网 » 健康科普如何更靠谱

赞 (0) 打赏

觉得文章有用就打赏一下文章作者

支付宝扫一扫打赏

微信扫一扫打赏