中部地区小城青年生活方式悄然变化

  中部地区小城青年生活方式悄然变化——  县城青年开始触摸“都市味道”  “是时候告个别了,但愿未来的某一天我不会为今天的决定而感到后悔。”一年前,李超辞去了在深圳某销售公司的工作,并在朋友圈留下这样一段话。  迫于大城市的压力和有限的工作资源,又听闻家乡城市化的快速发展,李超回到湖北赤壁做起了婚庆主持。如今,小到家庭宴席,大到星级酒店,在婚庆主持这条路上,他做得游刃有余。  中部县城的城市化发展,吸引着像李超这样一度闯荡沿海城市的年轻人,“回归”也使小城青年的生活悄然变化。  小县城里的新职业多了起来  去年11月,湖北省赤壁市荣登“2018中国幸福百县榜”。同年,26岁的李超开始在家乡赤壁做起婚庆主持与策划。  23岁大学毕业后,李超先后在杭州、东莞、深圳从事过销售工作。因为在深圳工作没有起色,“大城市里人生地不熟”,李超决定换个环境发展。  辞职回家后,他发现相比于过去较为随意的“热闹热闹”,小城的人们开始注重起婚礼的仪式感,哪怕婚宴是普通农家菜,也少不了婚庆主持人的角色。  多年的销售经验练就了李超不错的口才,爱好主持的他做起了婚庆主持的工作。“对我们这种从事服务业的人来说,资源很重要,而这个小地方恰恰能提供给我们很多资源。”遇上结婚的高峰期,他有时一天要主持三场婚礼。  在湖北的另一个县级市京山,从小酷爱网球的玮琛2017年从体育专业毕业,回到这个被中国网球协会授予全国唯一“中国网球特色城市”称号的县城。  刚开始,他在一所小学做合同制体育老师。每天4节课,教一到五年级,每节课有一半的时间在整理队伍,剩下的一半教学生做广播体操。  对比在武汉做过的网球教练,玮琛一度想辞职,“收入也不理想,毫无成就感。”就业的局限性在小县城表现得尤其突出。  “我有朋友学法律的,在一个工厂做会计,还有同学留学回来,去了事业单位办公室。”一直以来,不少跟玮琛一样回到县城的青年,找到跟专业对口的工作只是奢望:要么跟着亲戚做生意,要么努力想找一个“铁饭碗”。  去年年初,由湖北省体育局与当时京山县人民政府合作共建的湖北省(京山)网球学校启动。看到其招考网球教练员的网络公告,玮琛报了名。  家乡的特色发展之路,给年轻人带来了新的就业机会。通过考核,玮琛成为该校的网球教练员。能不再担任“单纯的体育老师”,每天带着学生进行网球训练,玮琛感慨终于“学以致用”。  据京山团市委工作人员介绍,县城去年首次组织了青年创新创业大赛,成立了青年创业协会,决赛中有10名青年创业者脱颖而出,最终获得了项目扶持资金和银行贷款优惠。这些本地新生企业多采用新技术、新模式、新理念,从事电商等新行业,不同程度上为县城青年提供着众多专业对口的岗位。  从“育儿手段有限”到“兴趣班全面发展”  同样家在湖北京山的杨娟,与众多80后、90后父母一样有着不少育儿烦恼。  刚生儿子的时候,县城还没有“早教”这个概念。因为工作忙,只能任由爷爷奶奶用动画片“伺候小祖宗”。如今,儿子每天放学回家第一件事就是看网络电视,吃饭的时候也非要用平板电脑看动画片。  今年年初,在县城公园的商业街上,杨娟偶然发现了一些集群的兴趣班。不仅有乐器培训、舞蹈培训,还有一些兴趣班接受家长咨询,量身定做培养方案。  她兴奋地把这个消息分享在朋友圈,才发现是自己有点“落伍”:这几年,县城里不少兴趣班都渐渐从小城各个地方聚集起来,借势发展壮大。  而且,随着越来越多的青年教师走上岗位,县城的师资力量大幅度提高,不仅培训机构越来越专业,还出现了专业教育机构,从早教培训到亲子活动,应有尽有。  以前,听定居大城市的大学同学“抱怨”孩子参加兴趣活动太花钱,又暗暗分享进步的喜悦,再回头看看自己痴迷手机电视的儿子,杨娟都怀疑“是不是我在小地方,耽误了儿子”。  现在,儿子喜欢上了跆拳道,每周还能带他去亲子乐园,“我以前玩泥巴、跳皮筋,完全比不上城里小孩玩的东西,但现在不一样了”。  在我国东部浙江的浦江县,幼儿教师李雪的这种感觉来得更早一些。刚回去工作时,整个县城只有两家公立幼儿园,不仅人满为患,教育质量也难以得到保证。  近些年,在政府的引导下,县城的公立幼儿园增加到十几所,还有不少品牌幼儿园入驻,“感觉幼儿教育得到了重视”。

本站所有文章来自互联网 如有异议 请与本站联系:生活常识网 » 中部地区小城青年生活方式悄然变化

赞 (0) 打赏

觉得文章有用就打赏一下文章作者

支付宝扫一扫打赏

微信扫一扫打赏