八旬夫妇疑遭欺诈3个月在养生会所消费40万

八旬夫妇疑遭欺诈3个月在养生会所消费40万插图八旬夫妇疑遭欺诈3个月在养生会所消费40万  3个月花了40万元,城东一对八十多岁的老夫妇被一个养生会所拉进去后的消费能力令人瞠目结舌,而据两位老人讲,他们只不过是做了一些按摩、拔火罐、艾灸之类的常规项目,老夫妇在外地的女儿了解后也大吃一惊,立刻赶回西安报警求助。  女儿怀疑  父母在养生会所发生天价消费受骗  在北京的孙女士有两个妹妹,一个在无锡,一个在日本,除了过年,平时三姐妹很少回西安。6月19日,孙女士和在无锡的二妹赶回西安,原因是八十多岁的父母在西安一个养生会所3个月花了40万元,会所近日又在催收20万元,说是用于新的治疗,所以她们回到西安,想把事情弄清楚。  孙女士说,“今年春节期间,爸妈告诉我们姐妹三人,他们在逛咸宁中路一家超市时,被旁边一个养生馆工作人员拉进店里,他们禁不住人家的忽悠,办了一张3000元的足疗卡。那时她们并未在意。”  “不久前,我小妹从日本打回电话,父母无意间说了近几个月已在养生会所花费了40万元,目前还被催缴20万元。”孙女士说,“我爸妈肯定是受骗了,我们要报警。”  会所表示  可协商进行部分退款  当事养生会所位于城东咸宁中路一超市停车场附近,店面不大,装修也普通,被分成数个简易单间。昨日下午2时许,在该养生会所门口,孙女士姐妹二人打110报警。  公安新城分局幸福中路派出所民警赶到后,姐妹二人即同民警进入店内交涉。  听完孙女士讲述,该会所一名女负责人表示经理不在店内,“你们有什么要求都可以提,咱们可以谈,退款不是不可能,叫来警察干啥?”这名负责人在多次联络经理后表示,双方可约时间交涉此事,可适当退款。  对于两位老人短短三个月在这里消费数十万元的问题,这名负责人称,会所内所用养生材料精油价格昂贵。但孙女士要求查看其进货价格单时,这名负责人称经理不在无法查看。  该养生会所的营业执照显示,该店经营范围有美容、沐浴(足浴)等项目,“你们有资质从事火疗、拔火罐这类项目吗?”面对孙女士的质问,店方负责人未做答复。  昨日下午3时许,孙女士的父母如约来到会所,看到两个闺女的一刹那,略显错愕。老人手中的三张服务卡显示,两位老人在这里做的养生项目有三个,颅内排毒加全身火疗、颅内排毒加全身经络,蛇毒蛋白血清加前列腺的服务。  随后,民警将双方当事人带到派出所里,该会所一位负责人向孙女士承诺,将于次日带该店经理与孙女士妥善协商处理此事。“我们暂时无法立案,报案人无法提供相关立案证据,就算是店方有超范围经营和价格欺诈,也是工商部门和物价部门的管辖范围。”一办案民警说。  昨日,因放假,华商报记者未能联系到工商和物价部门。  老人讲述  会所工作人员跟着我们到多个银行取过钱  派出所内,保健养生,华商报记者与两位老人做了简短交流。  “最先拉我们进店里,劝我们办了一张足浴卡。”孙女士母亲讲,在做足浴期间,工作人员不断推荐养生项目,其中包括按摩、火疗、拔火罐、刮痧、颅内排毒等,因经济尚算宽裕,两位老人便一步步将一辈子的积蓄交了出去。  “确实有点贵,但会所里的人说他们多可怜,老头子心软,就同意了。”老太太说,为了取钱,会所工作人员至少去过他们家里3次,帮忙查看老人的定期存单哪张适合支取,“店里会计还跟着我们到多个银行去取过钱。”老人讲,他们已花了40万元,但近期店员又因需要治疗催缴一个20万元的费用,两位老人觉察到不对就拖延未缴。  “做治疗时,经常能见到别的老头老太太。”老人讲,但并不知道别人缴了多少钱。说起疗效,两老人连连摇头,“一开始还有点感觉,可后来还是哪儿该酸痛还照样酸痛。”  采访期间,华商报记者见到了另外两名刚做完治疗准备离开的老人,他们也表示该店价格昂贵,有一次一万多的,有几千的,效果却不明显。  子女愧疚  爸妈孤独居住了20多年  “我觉得我父母受骗了,报警也是为了警示这家店不要骗人。”孙女士说,她希望通过华商报提醒别的老人不要花这些冤枉钱。

本站所有文章来自互联网 如有异议 请与本站联系:生活常识网 » 八旬夫妇疑遭欺诈3个月在养生会所消费40万

赞 (0) 打赏

觉得文章有用就打赏一下文章作者

支付宝扫一扫打赏

微信扫一扫打赏